首页 | 网站地图 | RSS订阅 | 高级搜索 | 收藏本站
默认搜索       热门关键字:
当前位置:主页 > 酿制技艺 > 正文
  • 落夕,落夕
  • 日期:2015-07-14   点击:1111   来源:未知   字体:[ ]
落夕,落夕 那一天
你和别人一起走了
那一天
我不知不觉的丢了
《那一天》
他想他还是喜欢她的,要不然也不会抑制不住来寻她的心思。思念如潮水般袭来,每一时每一刻都在不停的冲刷着他的心,一遍遍的在他的心上雕刻着她的容貌。他喜欢她,也忘不了她。所以想最后一次的看看她 用他的痛苦看她的幸福。
他从口袋里摸出手机。开始输她的电话号码。她的电话号码他从未储存在手机中。因为看到的第一眼他便深深的印在了脑海里。每次想起,总是清晰如昨
我在A城火车站 哦,好吧,我去你们学校找你 他放下手机,在熙熙攘攘的人海里低着头,感到莫大的悲哀。 你来干什么 从什么时候开始,她开始用起了这么冰冷的语气。他感觉自己的整颗心都好像被她的话给冰封了起来。心口疼疼的 我来干什么,我来干什么 我来只是想看看你。仅此而已,而她
曾几何时,他来,她都在这里等他。曾几何时,她走,他也直直的望着她坐的那班列车,直到眼睛涩涩的,再也看不到她的身影 可是,现在
坐上出租车,他给她发过去一条短信:我请你们吃饭吧,你们学校门口见
他和她前天分手。而她却和他却已经谈了两个月的恋爱。她真的喜欢过他吗?为什么要背着他和另外一个人谈恋爱。他想问问她:你喜欢过我吗?可是,他又不敢问
眼泪顺着他的脸颊流下,他痛苦的摇了摇头。头发凌乱的盖住了眼睛。他扭头看向窗外,透过四月的风,看着这个冰冷而且与他格格不入的城市。

餐厅的人不是太多,很安静。《梦中的婚礼》自音响中缓缓流出。清脆而悠扬,这是他最喜欢的曲子,理查德 克莱德曼,每次想起其中的旋律,他总是感觉淡淡忧伤的气息布满整个空间。痛苦如刀,一刀刀的划过心脏。
听说你以前很喜欢她? 他看了一眼坐在身边的她,抬起下巴,高傲的看着他。像一个骄傲的胜利者。
他静静的看着她,她还是一如既往的美丽,只不过这份美丽再也不属于他。他微叹了一口气,轻轻的。他没有先回答他的问题。他端起面前他特意点的一杯冰水,微微喝了一口
以前很喜欢她吗 他闭上了双眼。在脑海中静静的思索。
他们在高一时相遇,看见她他便开始喜欢她。他每天就这样静静的看着她。感觉那是的他才是最幸福的。他收集她在高三时的每一次成绩。他知道她的生日,知道她的爱好,知道她的家庭,知道她最喜欢的动画片,最爱的颜色 而现在的她,可还记得今天他的生日吗?
他喜欢她,一直以来都是这样。可是自开始到现在,她,喜欢过他吗?
他睁开双眼,轻轻地放下手中的杯子。微微一笑: 是啊,以前很喜欢她
那现在呢?
现在 他看了看她,她不语 也是
他眼中嘲讽的笑意露出,侧身问坐在身边的她,轻声问道: 你喜欢他吗?
不喜 欢 ,柔弱弱的传出,伴随着他哈哈大笑的声音中。他平静而痴痴的望着面前的这张无数次出现在梦中的秀脸。不再言语
她扭头看向他,轻轻的咬着下唇。这是她最大的习惯,也是他跟她学会的习惯。冰冷的空气在空气中弥漫: 你喜欢我什么?我改还不行吗?
啪 面前的水杯被他碰翻,水溅了一身,他一动不动,恍若不觉。眼中露出不可思议的的深情,他艰难而痛苦的闭上了双眼,眼泪再一次抑制不住的划过脸庞。他不相信,他不相信她刚刚说的,他不相信
哈哈哈哈 好经典的一句话啊,他的手指划过她的鼻梁。眼中的嘲讽意更甚。 我们该走了 他回头对她说到。他挪开凳子,径直走出门去。
她歉意的看着他,脸上写满了愧疚: 对不起,爱是单一的,我既然选择了他,那我也只能对你说对不起了
望着她愧疚的大眼睛,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。没有说话,只是感觉心里疼疼的,疼疼的
付了钱,走出餐厅,外面正下着雨。他们两个站在餐厅的前沿上,看的出她正在向他解释着什么。看着走出餐厅的他。他指着走出餐厅的他冷冷的说: 我给你一个选择。
她呆呆的站在那里,咬着下唇 ,缓缓的从口袋里拿出一个粉红色的手链,朝他丢去: 从今天开始,我们再也没有任何关系 粉红色的手链从他耳边划过,她喜欢粉红色,于是他跑遍了他们县城的所有的礼品店找到的唯一一条。如今他看着这些熟悉的过往划过耳边, 啪 的一声落入雨中,散落了一地的记忆。他咬着下唇,听着心碎的声音
我喜欢你
可我不喜欢你,你知不知道,你这个人很讨厌啊
所有的坚持和骄傲一瞬间垮去,淅沥淅沥的雨透过他那千疮百孔的心直直的刺入他的心里,他微仰着头,大口大口的呼吸着空气,可还是感觉到窒息般的难过。他呆呆的看着她,没有怨恨与指责,只是感觉很疼,很疼 落夕,落夕 他低声喊道。他看见了他的心里血淋淋的写着她的名字 落夕 他的世界下着雨,但是再大的雨也不能冲去那血迹,反而是她的名字在被雨冲刷过后愈加的清晰。 落夕,落夕
他缓慢的直起身子,咬紧嘴唇,没有再看她一眼,转过身,揭开眼前的雨帘,走进那雨的世界。嘴角的殷红瞬间被雨冲刷殆尽,
他弯腰拾起那条手链,轻轻的,好像怕碰疼了它一样。他将脸贴在手链上,微微笑着,只不过笑的自己一片沧桑,一片荒凉,一直笑的眼泪都流出来
透过眼前这雨帘,他仿佛看到了他们的以前,一起的日子,她最恬静,最温柔的笑脸
他 一步步 走向 雨的深处
落夕,你现在在哪呢
落夕,你知不知道,我很爱你
落夕,你知不知道,现在的我很想你,很想你 ,
落夕



所有评论 关闭窗口↓ 打印本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