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| 网站地图 | RSS订阅 | 高级搜索 | 收藏本站
默认搜索       热门关键字:
当前位置:主页 > 文物保护 > 正文
  • 没有祝福,我们依旧幸福
  • 日期:2015-03-06   点击:1111   来源:未知   字体:[ ]
没有祝福,我们依旧幸福 从小到大,没有牵挂过谁,也不知道谁牵挂过我,常对人说我是野生的。
  一直以来对孤独有着很强的免疫力,朋友很少,而且都觉得离我很远,或者说很难走近我。
  就这么没心没肺地活了20年,回忆像美丽的泡泡,一个接一个,很残忍得粉碎了。陌生人变成了朋友,朋友变成了陌生人。在一个很小很小的圈子里,绕着圆心转。还好,没晕过去。
  现在又在一个新的起点上,考虑着是不是把圈子再绕大点,开阔一下眼界。没想到,圈过头了,把爱情也圈进来了……
  其实丘比特迟到了。尽管我和丫头很想克服一切,在一起。额~丫头算私奔吧,他们家老头不知道,我们家皇阿玛知道了,额娘声泪俱下,皇阿玛亲自来看望我,软硬兼施。被我气走了。同时断了经济支援。额娘看不下去,把私房钱偷偷给我,我声泪俱下……
  丫头很可爱,很乖。她抱着我嘟着嘴一字一顿地说,其实我很好养的。她很傻,什么都不知道,只知道有我在就有安全感。问题是我自己都没安全感,只好尽力照顾好丫头。如果超过十分钟联系不到她,我就有点心慌,就想办法找到她,确保她没事才会让神经稍微放松点。
  很喜欢几米的《向左走,向右走》,也做到了一点点:我和丫头都感冒了。我是早上买早餐前,错误地分析了气温,结果吃完没像往常一样打嗝,而是打了一个喷嚏。丫头就像往常一样,什么都不知道,只是很简单地感冒了。
  天有点冷,好像这周就这么一直降温,丫头不想吃药,结果被我狠狠威胁了一顿,这才很不情愿地把药吃了。而我威胁她只有一个办法—离开她。她可怜巴巴地边吃药边抗议:怎么可以这样哦!我也觉得这个办法不太人道,可是只剩这个办法了。她怕我劳累,我担心她疲惫。她竟然想帮我完成作业!我认为她应该休息好,争来争去,丫头丢下一句我的口头禅:我不管了。然后就不理我了。可惜生气最多10分钟,她就拽着我的手摇啊摇,让我别生气,哎……
  我对丫头说没有你我会疯掉的,丫头说没有果冻她也会疯掉的。和其他女孩一样,丫头也喜欢巧克力,果冻……我想过,我连骨头带肉区区134斤,要是有134斤果冻,丫头会选哪一个,我很怀疑。
  丫头笑起来很爽朗,从不注意淑女形象。在这之前我一直以为笑弯腰只是歌词里的一种文学表达形式,没想到还真有。丫头哭起来无声无息,往往我发觉的时候她已经哭了好长时间了,这个问题困扰了我好长时间,现在还在困扰中,她说她的坚强在我面前土崩瓦解,我发现,额~似乎真是这样,逗她笑,惹她哭,原来我相当强悍!
  也许是双鱼座的宿命吧,我注定要为一个人担心一辈子。同样的一句话,我一天要叮嘱丫头十几遍,因为虽然她每次“嗯”、“嗯”、“嗯”地答应着,但每次都……杯具啊!丫头最喜欢“欺负”我,这个词用在这儿有点矫情,可事实就是这样的。我的原则在她面前统统作废,我不喜欢发誓,因为我觉得发誓是因为别人不相信自己,既然不信任就没必要交往,更没必要发誓了。可是为了让丫头有安全感,我发誓不会主动离开她。我坚信男人应该说到做到,可是我说过不会喜欢丫头的,抱歉,我没做到。
  丫头最喜欢耍赖,只跟我耍赖。我很不满意地说,不带这样的。丫头以一个经典的45度仰望天空的动作就把我打发了,嘴里还蹦出一句:就这样!你能把我咋的!对于丫头这种行径,我只能言简意赅地用一句流行过的话评价:思想上的女流氓,生活中的好姑娘。当然,丫头咬牙切齿地问我谁是流氓的时候,我在充分权衡利弊后很坚定地说:是我!其实我是怕她把那口洁白可爱的小牙咬碎了……


所有评论 关闭窗口↓ 打印本页